TEZUKA

我以为快乐不会长久 哪知竟一日比一起快乐><

覆水难收【九】【照实/现实向+胡编乱造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九】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收看本期由‘孩子的笑容就是我们的幸福——安贝儿奶粉’以及‘三环堵车不用愁,炫酷单车解您忧——杰克死飞自由飞’联合冠名播出的大型相亲节目【终于等到你】!我是你们忠实的朋友羽鹤!又见面了大家开不开心!!!!”


“哦哦哦哦哦雨荷雨荷!!!是朕啊雨荷!!!”


“岳母大人小生福尔康这厢有礼了!!!”


“哈哈哈娘我不要嫁给尔康他老抢我戏份!!”


“台下几个要跟我打架是不是?保安!快把这几个人抬出去!他们的门票钱我出!!”


观众席响起一阵哄笑声,夏羽鹤微微扬起头姿态风骚的理了理额上覆着的刘海儿,睥睨的望着台下,声音里带了一点儿神秘兮兮的得意:“我可和你们说,今天我们【终于等到你】可是来了位神秘人物,你们越是在这儿扯皮可就越晚看见他嘿。”


“谁啊?卧槽你把金城武请来了??!”


“你他妈傻逼吧金城武早就结婚了!!!肯定是吴彦祖啊!!”


“你他妈才是傻逼!吴彦祖他闺女都长到已经是能喊你傻逼的年纪了!!!”


观众席有一次“哗”的热闹起来,夏羽鹤一看情况要控制不住了,立马开口稳住了场面:“你们这全都往不老男神那面猜去了,就不能猜猜小鲜肉吗!今天要来的这位,啧啧啧,不瞒你们说,白嫩的哟...哎哟每次看他照片我都得默念十遍我是直男...”


台下又有人叫嚷:“雨荷啊,听哥一句劝啊!只有弯的才会成天念叨自己是直男!这道理就跟喝醉了的男人老喜欢说自己没事一样你懂不!”


“就你话多!保安怎么还没把你撵出去?!!”夏羽鹤冲台下那人翻了个白眼儿,稍微往上抬了抬架在鼻梁上的眼睛,终于回到了正题:“行了!废话不多说!有请今天的二十四位男嘉宾!!我打赌你们一定会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十四位男嘉宾依次走出。夏羽鹤的话还没说完,台下忽然爆发出了一阵惊人的尖叫声。


“卧槽我好像眼花了操操操操操!!!!这他妈这他妈什么情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大本命居然又活生生的出现在我面前了啊啊啊救命啊干!!!!”


“这他妈是梦啊!!!做到这么好的梦明天会有灾难发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明天天塌下来老子也不管了这个梦太美了卧槽啊!!!”


演播大厅一时间喧嚷的如同集市,几个保安冲到观众席里,抓住了几个试图想要冲上舞台的人。


夏羽鹤冲观众席打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你们这样他可没法说话了啊。”


观众席的声音瞬间弱了下来。


夏羽鹤含笑注视着舞台比较靠角落位置一个穿着和风外套和黑色长裤的男生,声音里带着一点挪移:“你看大家这么听话,不对大伙儿说点什么?”


台上的男生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稍稍弄乱了造型师精心为他做的发型。这个动作引的台下人又控制不住想要尖叫出声,看到男生举起了话筒,又硬生生憋在了喉咙里。


“大家好,我是陈秋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宝宝!!!!!宝宝真的是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宝宝!!!!”台下的姑娘们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


“谢谢大家。你们还叫我宝宝...哈哈,好怀念,虽然我都二十六岁了。”台上那人有点害羞的笑了笑,他的音容笑貌一如当年,只是原本澄澈的眼底多了抹说不出的暗色。让台下的女孩们忽然就都红了眼眶。


五年过去了。陈秋实不再是二十一岁的陈秋实,女孩们也不再是十七八岁正值花季的女孩们。


都不一样了,所有人都变得和过去不太一样了啊。


陈秋实扫了一眼台下,沉默了一小会儿清清嗓子继续说道:“我二十六岁啦,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我,所以,大家就不要再执着于以前的我了。现在的我是个普通人,不会和别人合影,也不会签名,但如果你想和我聊聊天,随时欢迎你来。还欠各位一声抱歉,当初匆忙的退出娱乐圈是我不对,也谢谢各位这些年的惦念与记挂,谢谢。”陈秋实说完后退两步,冲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


“啪!”苏苑再也看不下去,一把摔了电视遥控器,大步走到电视机前狠狠地拽下了电源插头。


她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来,几步走到阳台前打开了通向阳台的门。


她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忽然想起那天陈秋实来节目组报名时与她的对话来。


她想起自己有点不受控制的失声质问他为什么要相亲时陈秋实那有些落寞和苦涩的笑容。


她想起她拔高了自己的嗓音说:“你结婚了,那蔡照呢?!”时陈秋实诧异却包含了铺天盖地的痛苦的表情。


她想起陈秋实说:“他?我们...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


她想起陈秋实说:“苏小姐,大概你也是陪我和...陪我从二十岁走过来的姑娘。和另一个人回忆过去的事感觉很好,可是你要明白,我早就不是二十岁了。我有新的、你们不了解的生活,也想要交女朋友,结婚,组一个家庭,就和所有人一样。”


她想起陈秋实说:“过去的,你当真了。五年了,快点走出来吧。”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当初看到了!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知道你和蔡照不只是朋友!


苏苑想喊出来,她直直的望向陈秋实的眼睛,忽然就卸了力气。


说出来能证明什么?他们每个人都无法再回到五年前。


苏苑忽然打了个冷战,她有点烦躁的撸了一把头发。已是秋末,绕是她这样只在阳台上站了短短片刻,也觉得有些受不住。


她咂了咂嘴,正打算回到房间去,手机的微博消息提示音忽然响了起来。


苏苑的手忽然颤抖了起来。她只把一个人拖到了自己特别设定的群组,用了自己特别设定的信息提示音。


蔡照。


时隔五年,蔡照第一次发了微博。


苏苑努力控制住自己抖动不停的指尖,点开了蔡照的主页。


蔡照新发了一首在唱吧里唱的歌:『来听听蔡照CAY-Z唱的《你好吗》吧。试听地址xxx 通过唱吧录制』


深夜的北京依然车水马龙,马路上汽车飞驰而过的声音,这个时间才敢出来摆摊的小贩烤鱿鱼的声音,情侣吵架的声音,风呼呼的刮过的声音混在一起,而奇怪的是,蔡照的嗓音依然清晰可闻。是所有人熟悉的,专属于蔡照的低沉性感的嗓音。


『 墙上静止的钟是为谁停留


    是不是和我一样赖着不走


    你说故事已经结束 很久


    我忘了 向前走


    我努力假装现在过得很好


    现在的你看来已不需要我


    也许在不同的时空


    还牵着 你的手


    想知道你真的过得好吗


    没有我也许是种解脱


    将思念穿梭在宇宙数千光年


    悄悄到 你身边


    现在我试着习惯一个人过


    也许你已经开始新的生活


    陪着我的叫做寂寞


    陪你的 是谁呢 』


苏苑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