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

我以为快乐不会长久 哪知竟一日比一起快乐><

今天可能是我今年度“最难过的一天”TOP3

太难受了 这种感觉好像是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 吸气都觉得吸不上来

我知道这件事很久了 里约开始谣言就一直在传 饥渴儿那个二百五也在直播里说漏过嘴 早就该明了 早就该有底 早就该抽身

我没有抽身 也没有后悔

我总以为我从别人的故事里感受到了最好的爱情的时候 才发现那只是感情 所以这一路才走的辛苦

但我不后悔 因为那确实是最好的感情

怪我总把自己的期待硬加给别人 怪我闭塞视听 怪我一叶障目 怪我掩耳盗铃 怪我入戏太深 怪我明明心知肚明
可是他们是真的很好 很好很好 好到我明明了然 却愿意选择装疯卖傻

夜路走多了不会怕鬼 而是会找到驱鬼的办法 我应该也能一边好好摆正自己的位置 一边萌着平行世界的他们 说不定呢 也许另一个世界里 他们是愿意的

我真的喜欢你 也真的祝福你

我真的喜欢你们 也真的祝福你们

今后各自成家也好 逐渐失散于世间也好 死生不复相见也好 我都喜欢你们 我都记得你们 我都记得十八岁这一年 可能是我人生中最让我讨厌的一年 我有一个很好很好 很好的夏天.

#闷骚与闷骚# 11-18



本来想写够二十个的 但是今天的几乎都是跟张杰有关系的 所以其实没那么多东西可以写 那就写到这儿吧

下次继续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也只是今天心情太好 偶然兴起罢了

今天是那之后我第一次听张杰的歌 网易云和QQ都受版权限制无法播放 为了这么首歌还费了我挺大周折的 总之 就完全是记着玩 想到哪就写到哪 想起来就写 就酱

你们早点休息啦

晚安.


=========


11她借读的那个学校是她所在的城市里有名的重点之一 也是一所声望很高的艺术学校 她当初阴差阳错被安排进艺术班 在校长办公室里她怯的要命 鼓足勇气和校长说她没有什么特长 校长笑眯眯的和她说没关系 也许三年过去你就有了呢 三年之后她回想起这个片段 觉得自己辜负了校长的期待 她除了慢慢学会爱和生活以外 居然一无所获


12他是正儿八经参加艺术考试考进那个班级的人 她左看看他右看看他都觉得他不像是一个学艺术的人 直男气息太重 没有时尚感 没有文艺气质 这是表演雕像进来的么?后来才知道他是学声乐的 于是某个课间死缠烂打要求他秀一下技能 他被磨得没办法 唱了那个时候还挺流行的张杰的明天过后 那个瞬间的具体细节其实她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 只是还能想起 他唱歌时有点尴尬 所以把头扭到另一边去看别的地方 她趴在桌子上歪着头 一只耳朵紧紧贴着自己的小臂 仿佛能清晰的听到自己身体里如鼓点般的心跳


13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很喜欢用各种方式让他唱歌 种种小伎俩威逼利诱都用过后 他渐渐通关升级变得软硬不吃死活就是不开口 于是有天微机课她又出馊主意说我们比打字速度 谁慢谁就唱歌 她从小就是网瘾少女 倾诉欲强又是十足的话唠 随便从QQ里找出个好友聊天记录都是几百页 论打字速度怎么可能输给他 他屡战屡败 然后好胜心又起屡败屡战 后来还是屡战屡败 仿佛陷入恶性死循环 无解 只能硬着头皮唱歌 一首又一首 微机课通常是比较自由散漫的课 他和她身边的同学喧哗叫嚷 而她静静坐在他身边听他小声的唱各种曲子 好像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


14他那个时候很喜欢张杰 每次打字比赛挑战失败唱的都是张杰的歌 从明天过后 到最美的太阳 还有勿忘心安 量身定做 穿越人海 这就是爱 很多很多 她是因为他才开始听张杰 那个时候张杰和谢娜还没在一起 她很喜欢跟他分析各种两个人一定是一对的证据 他通常是一边翻着课本一边漫不经心的听 然后在某个关头打断她说把你八卦的精神分一半到你的学习上你肯定会很厉害 然后看到她有点失望的瘪嘴时会有点不自然的说 其实我也觉得 他们两个一定会在一起的


15有一天的微机课她打字居然输给了他 简直难以置信 她抬起手哆哆嗦嗦的指着他说不对你不是XXX 你把XXX弄到哪里去了把他还回来!他轻轻拍掉她的手有点得意洋洋的说 不要拿手指着别人不礼貌 快唱歌! 后来她才知道他为了练打字速度居然在家里的电脑上下载了一个练打字软件 就跟学校里那种练速度的软件差不多 无趣至极 试问谁会把打字速度当做一种目标来练习呢 像我们这种年轻人 都是在沟通扯皮里得道成仙的好吗


16那天她真的栽了 酝酿好久 唱了唐禹哲的灰色河堤 其实她从未听过其他任何一首唐禹哲的歌 直到今天也只不过这么一首而已 所以到底那时候为什么会唱这首她也不是很清楚 就是脑子一热就唱了 后来想了想 可能是当时太紧张了 脑子里都是很红的那种歌【仙剑奇侠传主题曲那种】只有这一首没那么红的 唱那种很流行的歌风险太大了 任何的走调破音在一个专业的人面前一定会暴露无遗 所以这首安全一点 短短几秒也能想的这么多 我可能天生适合搞创作吧


17后来升了高中 他把个性签名改成张杰 我在这 里的一句歌词“我在这我就在你身边 其实并没有走远”那时候她父母刚跟她提出出国的想法 她又道听途说他终于有了喜欢的人 压力大的让她喘不过气 她心里骂他是骗子 他没有在她身边也没等她 她又悲哀的想这是写给他喜欢的人的 本来就不关她的事 还自作多情什么 那天她最后看了一遍明天过后的MV 张杰和谢娜真的在一起了还结婚了 可是她再也没机会和他炫耀说你看我多有先见之明 从那天起她再也没听过张杰的歌


18十二月的时候她从常青的热带飞回北国 和朋友逛书店的时候想着买一张张杰的专辑等他生日的时候托朋友带给他 后来怎么也没找到 觉得可能是上天注定 就什么也没买 后来又飞回去的那个晚上 她坐在飞机上要了杯可乐 碳酸汽水喝的她有点难受想去卫生间 可是要排很长的队 于是她打开阅读灯给他写信来分散注意力 写到一半的时候她写说“对不起 我在我们学校马路对面的那家书店里找不到张杰的CD”写完这句的时候她的眼泪忽然掉下来 猝不及防 把她都吓到了 她赶紧抹抹脸拉开遮光板去看窗外 十一点五十 窗外一片星光 飞机好像开到了一片梦境里


覆水难收【二十三】【照实/现实向+胡编乱造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二十三】


夏羽鹤和陈秋实再无对话,一直默默的等到放风时间快结束时,夏羽鹤轻巧的从柜子上跳了下来,落地如猫一般没发出一点声音,然后绕过陈秋实走去拉开了那扇大门,回头望向陈秋实,眼神平静,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傻站着干嘛?还不走?”


“...哦。”陈秋实木木的点头之后才快步走了过来。


他还有些在刚才的对话里走不出来,夏羽鹤的话太一针见血,再不给他自欺欺人的机会,也再不让他四处逃避,他真的不能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东躲西藏了。


蔡照是个坎儿,二十一岁的时候这个坎儿骗他说来吧来吧我这么爱你怎么会让你摔倒,他被诱惑着向他走去,结果在二十二岁的时候被摔得血肉模糊,从此长了记性,也从此草木皆兵。


可人怎么能因为差点摔死就不再往前走了?摔得面目全非的那个是二十二岁的陈秋实,可是二十六岁的陈秋实小心谨慎,温文尔雅,一身疮疤早已被时间抚平,他早就摘下耳钉,穿上西装,变成这大千世界中最普通的一个大人。


陈秋实向门口走去,走到夏羽鹤身边的时候,他忽然站住了,他的眼神干净而困惑,坚定却又很紧张而不安:“我还有救吗?”


夏羽鹤直视着他,忽然很宽容的笑了,他上前一步,轻轻抱住了陈秋实:“都会过去的,都会变好,会越来越好的。”


=====


演播大厅里依然人声鼎沸,李娅的甜美长相和直爽幽默的性格使她赢得了不少好感,二十四位男嘉宾中居然有九位亮灯到最后环节。夏羽鹤双手抱胸拎着话筒,又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好啦公主大人,你现在可以随意问在场亮灯的男嘉宾三个问题,然后你就可以选妃啦。”


陈秋实的手心微微出汗,他有一点点紧张。他有预感李娅会问他,可是他还想不到应对的策略。李娅和之前别的女孩是不同的,他们在彼此最落魄的时候遇见彼此,他们双方对对方都有恩情,这份恩情让他不能坦然而直接的伤害她,陈秋实觉得有点无措,他忽然开始后悔参加这个相亲节目了。


“我选五号男嘉宾陈秋实。”李娅直截了当的点了陈秋实的名字。


“哎,陈秋实,叫你呢帅哥,你别傻愣着啊,冲人家笑一个啊。”夏羽鹤仿佛忘了刚刚怎么和陈秋实说的,又成了那个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模样,一脸坏笑,恨不得立马把陈秋实嫁出去的模样。


陈秋实一个大写的懵逼。


“我想问一下陈秋实先生,你理想的另一半是什么样子的。”


陈秋实有点愣——这是个再正常不过的问题,正常到他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以为李娅一定会找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问他,他一边有点不解,一边组织着语言:


“嗯...我喜欢...我比较喜欢浪漫的,笑起来好看的人,希望她黏我,但也有自己的生活圈子。”


“不是很喜欢宅女因为我本身就很宅了哈哈,两个人总要互补一点嘛。希望她开朗活泼,也能带动着我一起到处走走,两个人去旅行应该特别好吧。”


陈秋实一边想一边说,渐渐的居然有点说的停不下来了。


“最好也热爱唱歌这样我们两个就可以一起嗨啦,然后希望她平时就很黏人,可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出现的时候也能表现出很有担当,很勇敢的一面,两个人要一起努力才会更好嘛。”


“希望她有自己的审美风格,有良好的品味。我喜欢那种把我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也能把日子过的漂漂亮亮的人,如果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就最好了。”


“啊还有!我对文艺的人还挺有好感的感觉他们的心都很细腻很能观察生活——就这样吧。”


他说着说着忽然刹了车。


现场忽然有点安静。


夏羽鹤赶紧打了圆场:“看来我们陈秋实同学的要求还挺高的啊!现场和电视机前的各位美女有符合条件的千万不要错过了啊...”


后来夏羽鹤又说了什么,李娅说了什么,陈秋实已经完全听不清了,他低着头现在嘉宾席上愣愣的看着地面,看着地砖之间那条浅浅的缝隙,眼睛一眨不眨,直到录播结束。


“嘿!”观众席上的人们和嘉宾都开始三三两两的离开,李娅忽然从陈秋实后面拍了他一下——她谁都没有选,最后那一刻,她以“心动男嘉宾已经灭灯”为由自己离开了现场,虽然陈秋实亮灯到了最后。


陈秋实这才晃过神,回头给了李娅一个微笑。


“我说陈秋实,这么久不见,你好歹给我留一个电话号码嘛,今后还要约你出来一起撸串压马路呢。”李娅笑的大大方方,笑容里没有任何阴霾和不好的情绪,这让陈秋实的心稍稍安了下来,然后流利的报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李娅把号码存进手机,然后冲陈秋实挥手:“那我先回去啦,晚上降温了你也早点回去啊,注意安全别抄小道!路上小心!”


陈秋实点头苦笑:“我是男人,这应该是我对你讲的啊。”


“哎呀有什么关系!下次见!保重!”李娅一边倒退着走一边冲陈秋实大幅度的摇晃手臂,直到彻底退出陈秋实的视野范围。


陈秋实站在原地,好像在想什么,演播大厅的灯光洒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有些忧郁和孤独。


他忽然叹了口气,转身去收拾东西,手机却忽然响起,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一看,是一条短信:


今天听你讲你理想的那个人,知道了你应该已经找到了你想要的人,虽然不明白既然你已经找到了为什么还会来这里,但是还是希望你再去试一试,找到一个确定的人多不容易,错过了可能一辈子再也找不到如此与你契合,如此被你深爱的人了。不要怕,陈秋实,一切都会好,对的人永远也不会离开。——李娅


被看出来了。


陈秋实苦笑,他表现得那样明显,有谁看不出呢?


浪漫的人,笑起来好看的人,爱旅行的人,文艺的人,黏人又很有担当的人,爱唱歌的人,有很好品味的人,热爱自由有自己生活圈子的人。


他说的这样明显,快要恨不得把蔡照这两个字脱口而出。


就连是热爱自由,有自己的生活圈子,这条曾经伤他最深的特点,现在居然都成了他理想型要具备的样子。


他居然爱他甚深。


陈秋实爱蔡照,居然已经是这种程度。


没救了。陈秋实。你没救了。


陈秋实忽然扑通一声瘫坐在地板上,然后把头埋进膝盖,慢慢的把自己蜷缩起来。


十八岁 要:

把英语练的溜溜的就像当地人一样

戒网戒手机

体重掉到98斤

把 夜空中最亮的星 弹得溜熟

学唱 almost lover

自学西班牙语 二十岁以前练得溜溜的就像当地人一样

重新开始练书法

去台湾

自学画画

夏天 回去再努力表白一次

好嘞怀挺(ง •̀_•́)ง!!!!!!


最后一发!!!!!!!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喜欢你怎么办好喜欢!!!!好想见你怎么办!!!!!我为什么不是男孩子如果我是男孩子不管你是男生还是女生我都会有勇气追你的!!!!!


啊啊啊好看的自拍太多了!!!!今天就发四张!!!就四张!!!我发誓!!!!!


你们体谅体谅我我今天真的太开心了不发自拍表达不了我开心的心情!!!!!怎么办啊好喜欢他啊喜欢六年了也好喜欢啊!!!!单相思也好喜欢怎么办!!!!(*/ω\*)


喜欢的人回我短信了我好开心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办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想打滚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圣诞快乐!!!!!!


覆水难收【二十二】【照实/现实向+胡编乱造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二十二】


蔡照坐在陈秋实楼下小花坛的边儿上,已经开始有点暴躁的预兆。


这几个钟头里,他给陈秋实发了无数条短信,都仿佛石沉大海;他也给陈秋实打了上百个电话,陈秋实也不关机,只是不停的拒接;后来他索性就在陈秋实家楼下等,就在陈秋实一眼就能看到的位置可怜兮兮的蹲着,他确信陈秋实看到他在楼下一定会下来找他,他确信陈秋实一定会心软,可是几个钟头过去了,陈秋实连个人影都没有。


蔡照伸手搓了搓脸,有了种想来根烟的冲动。


他以前纵情声色,向来是合则来不合则去,看顺眼了就钓到床上来一发,下了床就一拍两散。他永远桀骜,也永远不肯安于世故,他写了那么多情诗,写了那么多文艺矫情的段子,可是居然完全不懂到底什么才是爱情。直到遇到陈秋实。


第一次小心翼翼不敢触碰;第一次笨拙的想表达温柔;第一次因为对方的遮遮掩掩而动怒;第一次因为对方的不吃醋而委屈;第一次站在一个人家楼下,只敢等候,却不敢打扰。那个洒脱放荡的蔡照被他藏到心里最深处,只留下了现在笨拙无措的他。


可是现实不是偶像剧,他的想法陈秋实不能全都明白,他这样愚蠢的等待也换不来陈秋实的原谅。


他觉得好懊恼,又有点沮丧,他明白陈秋实刚刚被掰弯的谨慎和不安,可是他已经得到,怎么可能不要求更多?他想让陈秋实爱的和他一样多,他想让陈秋实也为他吃醋,为他恼怒,为他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占有欲,他想让陈秋实如同他对陈秋实那样对他无法自拔,他想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占有陈秋实。可是现在不行,现在,连他期望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


蔡照腾的站起来,打算直接上楼去敲陈秋实家的房门,他的手机却忽然响起来。


来电的是从少年时期就跟着他一起胡作非为到大的哥们,蔡照接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有点醉醺醺的声音:“哟照儿~嘿嘿,嘿嘿嘿,今天、今天接的挺、挺快啊...嘿嘿嘿~”


蔡照皱了皱眉头:“你他妈又在哪鬼混呢?你对象呢?”


“啊?啥?我、我对象?啥我对象?...哦!你说那个啊,嘿、嘿嘿,这不刚分嘛。”


蔡照听着那头动静不太对,转身大步走出了陈秋实住的小区,手一抬拦下一辆出租车,头也没回的离开了,因此也没看到陈秋实在自家的窗里久久眺望着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