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

我以为快乐不会长久 哪知竟一日比一起快乐><

#闷骚与闷骚# 11-18



本来想写够二十个的 但是今天的几乎都是跟张杰有关系的 所以其实没那么多东西可以写 那就写到这儿吧

下次继续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也只是今天心情太好 偶然兴起罢了

今天是那之后我第一次听张杰的歌 网易云和QQ都受版权限制无法播放 为了这么首歌还费了我挺大周折的 总之 就完全是记着玩 想到哪就写到哪 想起来就写 就酱

你们早点休息啦

晚安.


=========


11她借读的那个学校是她所在的城市里有名的重点之一 也是一所声望很高的艺术学校 她当初阴差阳错被安排进艺术班 在校长办公室里她怯的要命 鼓足勇气和校长说她没有什么特长 校长笑眯眯的和她说没关系 也许三年过去你就有了呢 三年之后她回想起这个片段 觉得自己辜负了校长的期待 她除了慢慢学会爱和生活以外 居然一无所获


12他是正儿八经参加艺术考试考进那个班级的人 她左看看他右看看他都觉得他不像是一个学艺术的人 直男气息太重 没有时尚感 没有文艺气质 这是表演雕像进来的么?后来才知道他是学声乐的 于是某个课间死缠烂打要求他秀一下技能 他被磨得没办法 唱了那个时候还挺流行的张杰的明天过后 那个瞬间的具体细节其实她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 只是还能想起 他唱歌时有点尴尬 所以把头扭到另一边去看别的地方 她趴在桌子上歪着头 一只耳朵紧紧贴着自己的小臂 仿佛能清晰的听到自己身体里如鼓点般的心跳


13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很喜欢用各种方式让他唱歌 种种小伎俩威逼利诱都用过后 他渐渐通关升级变得软硬不吃死活就是不开口 于是有天微机课她又出馊主意说我们比打字速度 谁慢谁就唱歌 她从小就是网瘾少女 倾诉欲强又是十足的话唠 随便从QQ里找出个好友聊天记录都是几百页 论打字速度怎么可能输给他 他屡战屡败 然后好胜心又起屡败屡战 后来还是屡战屡败 仿佛陷入恶性死循环 无解 只能硬着头皮唱歌 一首又一首 微机课通常是比较自由散漫的课 他和她身边的同学喧哗叫嚷 而她静静坐在他身边听他小声的唱各种曲子 好像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


14他那个时候很喜欢张杰 每次打字比赛挑战失败唱的都是张杰的歌 从明天过后 到最美的太阳 还有勿忘心安 量身定做 穿越人海 这就是爱 很多很多 她是因为他才开始听张杰 那个时候张杰和谢娜还没在一起 她很喜欢跟他分析各种两个人一定是一对的证据 他通常是一边翻着课本一边漫不经心的听 然后在某个关头打断她说把你八卦的精神分一半到你的学习上你肯定会很厉害 然后看到她有点失望的瘪嘴时会有点不自然的说 其实我也觉得 他们两个一定会在一起的


15有一天的微机课她打字居然输给了他 简直难以置信 她抬起手哆哆嗦嗦的指着他说不对你不是XXX 你把XXX弄到哪里去了把他还回来!他轻轻拍掉她的手有点得意洋洋的说 不要拿手指着别人不礼貌 快唱歌! 后来她才知道他为了练打字速度居然在家里的电脑上下载了一个练打字软件 就跟学校里那种练速度的软件差不多 无趣至极 试问谁会把打字速度当做一种目标来练习呢 像我们这种年轻人 都是在沟通扯皮里得道成仙的好吗


16那天她真的栽了 酝酿好久 唱了唐禹哲的灰色河堤 其实她从未听过其他任何一首唐禹哲的歌 直到今天也只不过这么一首而已 所以到底那时候为什么会唱这首她也不是很清楚 就是脑子一热就唱了 后来想了想 可能是当时太紧张了 脑子里都是很红的那种歌【仙剑奇侠传主题曲那种】只有这一首没那么红的 唱那种很流行的歌风险太大了 任何的走调破音在一个专业的人面前一定会暴露无遗 所以这首安全一点 短短几秒也能想的这么多 我可能天生适合搞创作吧


17后来升了高中 他把个性签名改成张杰 我在这 里的一句歌词“我在这我就在你身边 其实并没有走远”那时候她父母刚跟她提出出国的想法 她又道听途说他终于有了喜欢的人 压力大的让她喘不过气 她心里骂他是骗子 他没有在她身边也没等她 她又悲哀的想这是写给他喜欢的人的 本来就不关她的事 还自作多情什么 那天她最后看了一遍明天过后的MV 张杰和谢娜真的在一起了还结婚了 可是她再也没机会和他炫耀说你看我多有先见之明 从那天起她再也没听过张杰的歌


18十二月的时候她从常青的热带飞回北国 和朋友逛书店的时候想着买一张张杰的专辑等他生日的时候托朋友带给他 后来怎么也没找到 觉得可能是上天注定 就什么也没买 后来又飞回去的那个晚上 她坐在飞机上要了杯可乐 碳酸汽水喝的她有点难受想去卫生间 可是要排很长的队 于是她打开阅读灯给他写信来分散注意力 写到一半的时候她写说“对不起 我在我们学校马路对面的那家书店里找不到张杰的CD”写完这句的时候她的眼泪忽然掉下来 猝不及防 把她都吓到了 她赶紧抹抹脸拉开遮光板去看窗外 十一点五十 窗外一片星光 飞机好像开到了一片梦境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