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

我以为快乐不会长久 哪知竟一日比一起快乐><

覆水难收【二十三】【照实/现实向+胡编乱造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二十三】


夏羽鹤和陈秋实再无对话,一直默默的等到放风时间快结束时,夏羽鹤轻巧的从柜子上跳了下来,落地如猫一般没发出一点声音,然后绕过陈秋实走去拉开了那扇大门,回头望向陈秋实,眼神平静,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傻站着干嘛?还不走?”


“...哦。”陈秋实木木的点头之后才快步走了过来。


他还有些在刚才的对话里走不出来,夏羽鹤的话太一针见血,再不给他自欺欺人的机会,也再不让他四处逃避,他真的不能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东躲西藏了。


蔡照是个坎儿,二十一岁的时候这个坎儿骗他说来吧来吧我这么爱你怎么会让你摔倒,他被诱惑着向他走去,结果在二十二岁的时候被摔得血肉模糊,从此长了记性,也从此草木皆兵。


可人怎么能因为差点摔死就不再往前走了?摔得面目全非的那个是二十二岁的陈秋实,可是二十六岁的陈秋实小心谨慎,温文尔雅,一身疮疤早已被时间抚平,他早就摘下耳钉,穿上西装,变成这大千世界中最普通的一个大人。


陈秋实向门口走去,走到夏羽鹤身边的时候,他忽然站住了,他的眼神干净而困惑,坚定却又很紧张而不安:“我还有救吗?”


夏羽鹤直视着他,忽然很宽容的笑了,他上前一步,轻轻抱住了陈秋实:“都会过去的,都会变好,会越来越好的。”


=====


演播大厅里依然人声鼎沸,李娅的甜美长相和直爽幽默的性格使她赢得了不少好感,二十四位男嘉宾中居然有九位亮灯到最后环节。夏羽鹤双手抱胸拎着话筒,又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好啦公主大人,你现在可以随意问在场亮灯的男嘉宾三个问题,然后你就可以选妃啦。”


陈秋实的手心微微出汗,他有一点点紧张。他有预感李娅会问他,可是他还想不到应对的策略。李娅和之前别的女孩是不同的,他们在彼此最落魄的时候遇见彼此,他们双方对对方都有恩情,这份恩情让他不能坦然而直接的伤害她,陈秋实觉得有点无措,他忽然开始后悔参加这个相亲节目了。


“我选五号男嘉宾陈秋实。”李娅直截了当的点了陈秋实的名字。


“哎,陈秋实,叫你呢帅哥,你别傻愣着啊,冲人家笑一个啊。”夏羽鹤仿佛忘了刚刚怎么和陈秋实说的,又成了那个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模样,一脸坏笑,恨不得立马把陈秋实嫁出去的模样。


陈秋实一个大写的懵逼。


“我想问一下陈秋实先生,你理想的另一半是什么样子的。”


陈秋实有点愣——这是个再正常不过的问题,正常到他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以为李娅一定会找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问他,他一边有点不解,一边组织着语言:


“嗯...我喜欢...我比较喜欢浪漫的,笑起来好看的人,希望她黏我,但也有自己的生活圈子。”


“不是很喜欢宅女因为我本身就很宅了哈哈,两个人总要互补一点嘛。希望她开朗活泼,也能带动着我一起到处走走,两个人去旅行应该特别好吧。”


陈秋实一边想一边说,渐渐的居然有点说的停不下来了。


“最好也热爱唱歌这样我们两个就可以一起嗨啦,然后希望她平时就很黏人,可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出现的时候也能表现出很有担当,很勇敢的一面,两个人要一起努力才会更好嘛。”


“希望她有自己的审美风格,有良好的品味。我喜欢那种把我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也能把日子过的漂漂亮亮的人,如果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就最好了。”


“啊还有!我对文艺的人还挺有好感的感觉他们的心都很细腻很能观察生活——就这样吧。”


他说着说着忽然刹了车。


现场忽然有点安静。


夏羽鹤赶紧打了圆场:“看来我们陈秋实同学的要求还挺高的啊!现场和电视机前的各位美女有符合条件的千万不要错过了啊...”


后来夏羽鹤又说了什么,李娅说了什么,陈秋实已经完全听不清了,他低着头现在嘉宾席上愣愣的看着地面,看着地砖之间那条浅浅的缝隙,眼睛一眨不眨,直到录播结束。


“嘿!”观众席上的人们和嘉宾都开始三三两两的离开,李娅忽然从陈秋实后面拍了他一下——她谁都没有选,最后那一刻,她以“心动男嘉宾已经灭灯”为由自己离开了现场,虽然陈秋实亮灯到了最后。


陈秋实这才晃过神,回头给了李娅一个微笑。


“我说陈秋实,这么久不见,你好歹给我留一个电话号码嘛,今后还要约你出来一起撸串压马路呢。”李娅笑的大大方方,笑容里没有任何阴霾和不好的情绪,这让陈秋实的心稍稍安了下来,然后流利的报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李娅把号码存进手机,然后冲陈秋实挥手:“那我先回去啦,晚上降温了你也早点回去啊,注意安全别抄小道!路上小心!”


陈秋实点头苦笑:“我是男人,这应该是我对你讲的啊。”


“哎呀有什么关系!下次见!保重!”李娅一边倒退着走一边冲陈秋实大幅度的摇晃手臂,直到彻底退出陈秋实的视野范围。


陈秋实站在原地,好像在想什么,演播大厅的灯光洒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有些忧郁和孤独。


他忽然叹了口气,转身去收拾东西,手机却忽然响起,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一看,是一条短信:


今天听你讲你理想的那个人,知道了你应该已经找到了你想要的人,虽然不明白既然你已经找到了为什么还会来这里,但是还是希望你再去试一试,找到一个确定的人多不容易,错过了可能一辈子再也找不到如此与你契合,如此被你深爱的人了。不要怕,陈秋实,一切都会好,对的人永远也不会离开。——李娅


被看出来了。


陈秋实苦笑,他表现得那样明显,有谁看不出呢?


浪漫的人,笑起来好看的人,爱旅行的人,文艺的人,黏人又很有担当的人,爱唱歌的人,有很好品味的人,热爱自由有自己生活圈子的人。


他说的这样明显,快要恨不得把蔡照这两个字脱口而出。


就连是热爱自由,有自己的生活圈子,这条曾经伤他最深的特点,现在居然都成了他理想型要具备的样子。


他居然爱他甚深。


陈秋实爱蔡照,居然已经是这种程度。


没救了。陈秋实。你没救了。


陈秋实忽然扑通一声瘫坐在地板上,然后把头埋进膝盖,慢慢的把自己蜷缩起来。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