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

我以为快乐不会长久 哪知竟一日比一起快乐><

覆水难收【二十二】【照实/现实向+胡编乱造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二十二】


蔡照坐在陈秋实楼下小花坛的边儿上,已经开始有点暴躁的预兆。


这几个钟头里,他给陈秋实发了无数条短信,都仿佛石沉大海;他也给陈秋实打了上百个电话,陈秋实也不关机,只是不停的拒接;后来他索性就在陈秋实家楼下等,就在陈秋实一眼就能看到的位置可怜兮兮的蹲着,他确信陈秋实看到他在楼下一定会下来找他,他确信陈秋实一定会心软,可是几个钟头过去了,陈秋实连个人影都没有。


蔡照伸手搓了搓脸,有了种想来根烟的冲动。


他以前纵情声色,向来是合则来不合则去,看顺眼了就钓到床上来一发,下了床就一拍两散。他永远桀骜,也永远不肯安于世故,他写了那么多情诗,写了那么多文艺矫情的段子,可是居然完全不懂到底什么才是爱情。直到遇到陈秋实。


第一次小心翼翼不敢触碰;第一次笨拙的想表达温柔;第一次因为对方的遮遮掩掩而动怒;第一次因为对方的不吃醋而委屈;第一次站在一个人家楼下,只敢等候,却不敢打扰。那个洒脱放荡的蔡照被他藏到心里最深处,只留下了现在笨拙无措的他。


可是现实不是偶像剧,他的想法陈秋实不能全都明白,他这样愚蠢的等待也换不来陈秋实的原谅。


他觉得好懊恼,又有点沮丧,他明白陈秋实刚刚被掰弯的谨慎和不安,可是他已经得到,怎么可能不要求更多?他想让陈秋实爱的和他一样多,他想让陈秋实也为他吃醋,为他恼怒,为他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占有欲,他想让陈秋实如同他对陈秋实那样对他无法自拔,他想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占有陈秋实。可是现在不行,现在,连他期望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


蔡照腾的站起来,打算直接上楼去敲陈秋实家的房门,他的手机却忽然响起来。


来电的是从少年时期就跟着他一起胡作非为到大的哥们,蔡照接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有点醉醺醺的声音:“哟照儿~嘿嘿,嘿嘿嘿,今天、今天接的挺、挺快啊...嘿嘿嘿~”


蔡照皱了皱眉头:“你他妈又在哪鬼混呢?你对象呢?”


“啊?啥?我、我对象?啥我对象?...哦!你说那个啊,嘿、嘿嘿,这不刚分嘛。”


蔡照听着那头动静不太对,转身大步走出了陈秋实住的小区,手一抬拦下一辆出租车,头也没回的离开了,因此也没看到陈秋实在自家的窗里久久眺望着的身影。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