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

我以为快乐不会长久 哪知竟一日比一起快乐><

覆水难收【二十】【照实/现实向+胡编乱造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二十】


蔡照几乎是从更衣室里扑出来一般的打开更衣室的门,下一秒他立刻去看陈秋实的脸色,看到陈秋实的脸色如常,甚至还带着些微笑意,忽然内心深处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失望。


陈秋实走到他跟前,伸出手替蔡照捋平整他没弄整齐的衣领,甚至伸手替他系好了袖口,然后后退了几步上下打量了一下蔡照,终于肯定的点了点头:“嗯,挺不错的,去买吧。”


蔡照在陈秋实为他做这一切的时候一直垂着眸看着他。陈秋实离他太近又一直低着头,他看不见陈秋实的表情,只能一直凝视着陈秋实柔软的发丝和头顶那个可爱的发旋。


可是他能感觉到陈秋实的情绪,陈秋实是真的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他手上的动作始终细致温柔,如同对待自己的孩子,又好像是在擦拭自己珍贵的宝物,他看起来专注极了,也体贴周到极了,没有一丝戾气。


可蔡照忽然间因为陈秋实的温柔细致恼怒起来。


他想捏着陈秋实的下巴质问他为什么不生气,想掐住他的胳臂直到看到他因为疼痛而拧起眉头,想就在这里箍住他的后脑勺直接粗暴的吻上去,把他的嘴唇咬肿,吮吸他的舌头,一路舔到他的喉咙,直到听他发出难耐而抗拒的呻吟。


蔡照这样顺着想下去,一直想到他的身上开始发热,下体也微微有抬头的预兆,这才猛的收住自己无节制的黄色幻想,狼狈的眨眨眼睛回陈秋实道:“那我去买单了。”


“我跟你一起吧。”陈秋实自然的接话。他的臂弯里还挂着蔡照他的西装外套,手里握着蔡照的手机,此刻站在蔡照旁边,如同天造地设的一对。


旁边的导购小姐终于忍不住开口:“那个...对不起打扰了...我想问一下...你们,是情侣么?”


蔡照勾着嘴角笑了笑,刚想开口,身边的陈秋实忽然勾住了他的脖子笑嘻嘻的答话:“哈哈没办法,我们身边的人也老以为我们两个在一起了呢,关系太好就容易被当做情侣啦,所以才是铁哥们嘛。”


导购小姐有点惋惜的点了点头,走在了最前面给他们带路。


蔡照低头看向陈秋实。陈秋实的手臂一直挂在他脖子上,这对陈秋实来说不是个舒适自然的姿势,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始终不肯放下来,好像这样做就能证明点什么一样。


蔡照从刚刚起就隐隐窜出的怒气开始渐渐的愈烧愈旺起来。


“放手,陈秋实。”蔡照忽然停下了脚步。


“欸?”也许是顾忌着身边还有来往行人,蔡照的声音并不大,陈秋实没听清他说了什么,却在抬头看到蔡照脸色的瞬间愣住了。


“我说放手,陈秋实。这样摆出这种姿势来你累不累?”蔡照直接抓住陈秋实搭在他脖颈上的手腕甩了下去。


“卧槽你他妈有病是不是?”陈秋实被蔡照莫名其妙的怒点也搞得有点火大。他本就不是轻易认输的人,何况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就被蔡照这样没理由的甩脸色更没有容忍蔡照的必要,直接也不管旁边的路人直接骂出口来。


“我有病?你才有病吧?让别人知道咱俩是一对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装逼你能死啊?你还能装一辈子直男啊?再直你也直不回去了你知道么?你丫现在就是一彻头彻尾的基佬——”


“啪!”


蔡照捂着被陈秋实删了耳光的脸颊,不敢置信的望着陈秋实,眼前的陈秋实面部通红,浑身颤抖,双手更是抖若筛糠,他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蔡照,嘴巴抿的死紧,双眼里好像含着水光。


蔡照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刹那间恨不得再给自己一个耳光。被气到口不择言的情况他从来没体验过,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说出这样伤人的话,他刚刚才把陈秋实掰弯,陈秋实这一步走的多忐忑多不安多小心翼翼他都看在眼里,所以他一直舍不得为难他,舍不得再多碰他一点点,就是因为害怕让他彻底承受不住被掰弯的压力,可是现在,他居然说出了最能伤害他的话。


蔡照犹豫着伸出双手想要抱住陈秋实:“秋实...我...”


“别碰我!”陈秋实忽然后退了一大步,他看向蔡照的眼睛里充满了痛苦,甚至还带了一点模糊的恨意,这恨意看的蔡照心惊胆战,恨不得立刻抱住他捂住他的双眼,恨不得现在就跪在他脚边求他原谅。


蔡照刚想开口,陈秋实却忽然说话了:“蔡照,你真的是个垃圾。”


他把自己臂弯里挂着的蔡照的衣服和手里拿着的蔡照的手机一股脑的丢给了他转身就走,留蔡照一个人在原地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却不知道怎样挽留,只能看他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