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

我以为快乐不会长久 哪知竟一日比一起快乐><

覆水难收【十八】【照实/现实向+胡编乱造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十八】


“这件颜色不好,太显老气了。去换。”


“这件...穿着显得你身材比例没那么好,不要这件,去换。”


“这个花纹陈秋实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你是去粉丝见面会啊!不是中二少年去捣蛋单身妈妈的相亲会啊!”


“设计这件衣服的人难道还没被人捅死吗?这种衣服也卖得出去?”


“...你知道该怎么做。换。”


已经半个钟头过去,陈秋实早就从一开始的兴奋期待变得面如土色,两眼发直。听到蔡照又是一个干脆利落的“换”字后,陈秋实终于崩溃了:“不是哥,你是诚心耍我还是看这家店不顺眼啊喂!我这换了没有二十件也有十八件了吧!你能不能也给这些衣服一点尊严啊喂!你没听到他们心碎的声音吗!”


蔡照双手抱胸,气定神闲:“不是我说你,你老换些款式跟睡衣一样的印着轻松熊蜡笔小新的衣服,你还指望我怎么说?还有那件,那件荧光绿和豹纹拼装的,我的妈呀你今年是十三岁吗小可爱?要不人家说三岁一代沟,咱俩中间真的是存在着盘古开天辟地时凿开的鸿沟一样啊。”


“放你妈的屁!这么宽的鸿沟你还不放过老子?!”


“那是因为我控制不住这颗爱你的心——”


“蔡照儿!有完没完你恶不恶心啊!”要看蔡照口无遮拦说情话无下限的毛病又要犯了,陈秋实赶紧爆红着一张小脸喊住了蔡照,一边还偷偷的搓了搓自己的胳臂——又是一身鸡皮疙瘩。


“好好好不逗你了。真是的都这么久了还这么不经逗,太可爱了吧你也——好好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来宝贝儿你试试这件,还有这条裤子。”


“谁是你宝贝儿!不要脸!”陈秋实的脸红的简直就像是猴屁股一样,他粗暴的从蔡照手里抢过衣服,冲蔡照呸了一声,然后几乎是逃一样的窜进了更衣室。


更衣室的门“嘭!”的一声被关上,蔡照不嫌事儿大的继续冲更衣室吹了一声口哨,轻佻挑逗之意简直到了赤裸裸显露出来的地步。陈秋实果然中计,怒吼出声:“蔡照你有本事就把我锁在这里面!不然等我出去弄死你丫的!!”


蔡照终于忍不住笑了。他知道陈秋实已经彻底炸毛了,再招惹这个小祖宗今天一天都别想能把他哄利索了。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笑——他甚至把手握成拳抵在自己唇边,门牙轻轻咬着食指关节来压抑笑意——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可爱的人呢?


蔡照自问感情史不可谓不丰富,他本就相貌硬朗英俊,声音性感性格风流,加之他的职业又如此具有浪漫色彩,在遇到陈秋实之前,他几乎和世界上所有类型的女人交往过,其中不乏温柔贤淑者,也不乏阳光明朗者,甚至也有精通各项技艺的大家闺秀。陈秋实除了是个男人这一点异于她人外,其他的与那些人相比并没什么出彩之处,甚至可以说是平凡。


可是蔡照就是觉得他可爱。


他炸毛的时候头发都是翘着的,好可爱;他吃东西的时候腮帮一鼓一鼓,好可爱;他坐在椅子上的时候习惯性就把自己的双脚扭成了小内八,好可爱;他爆粗口的时候眼睛里好像也藏着亮晶晶的小碎片,不管是生气害羞还是得意洋洋都有活力的不行,好可爱。


怎么会这么可爱?


蔡照正想着,陈秋实已经从更衣间里出来了。


干净的白色衬衫覆在少年单薄瘦削的躯干上,只在领子和袖口绣了一圈黑色简洁的花纹;黑色的休闲西裤包裹住他的双腿,裤脚被挽至脚踝上一点,露出一小截白皙纤细的小腿。刚刚好是整洁清爽又不失少年的清新感的装扮。


蔡照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叹了口气:“秋实,要不...你还是穿你刚刚选的轻松熊去吧。”


“卧槽你耍我呢?!”陈秋实被蔡照折腾了这么一天,现在听到这么一句,简直想给蔡照一个干脆利落的过背摔。


“哎哎哎冷静,冷静。哎...行行行买吧买吧。挺好的,真的挺好看的。”


岂止是挺好看,简直是太好看了,好看到爆炸。就是因为这么好看,所以蔡照才会一瞬间起了私心,想把这一幕只留给自己,想把这一幕截图下来存入电脑,加密八层再把电脑放进柜子套上指纹锁才能让自己的占有欲稍稍平息。


蔡照这样想着,暗暗叹了口气。


多可笑,他如此恼恨别人束缚他,亦不愿束缚住任何人,可如今居然想要把陈秋实关起来,想要他的可爱只留给自己。


“欸蔡照儿,你干脆也去买件衣服得了,成天穿那几件西装你不热啊你。”陈秋实是典型的说干就干派,话音刚落就飞快的瞟了几眼服装柜,快速的拿下几件硬塞给蔡照,顺便还不忘扒下他的西装外套。


“行行行我去就是了,哎你轻点儿,这外套贵着呢!”


陈秋实不耐烦的给了蔡照后背一巴掌,成功的止住了蔡照的抱怨,替蔡照脱掉了外套后直接把蔡照推进了试衣间,还贴心的替他关好了门。


蔡照站在试衣间里看着手里的衣服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笑了。


陈秋实给自己挑衣服的眼光虽然惨不忍睹,但是给蔡照挑衣服的眼光还行,蔡照仔细打量了下手里的衣服,觉得还能接受,换上讨小祖宗欢心也无碍,于是干脆利索的开始脱衣服。


解扣子的时候,蔡照好像听到自己的短信提示音,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没有后才想起来大概是放在陈秋实手中那件外套里。他没来得及多想直接冲外面喊:“秋实,你帮我看一下短信呗。”


外面没有声音。


跑哪去了?去上厕所了吗?蔡照有点疑惑,又重新喊了一声:“秋实?”


陈秋实忽然说话了。他的声音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你老婆约你今晚见一面,说快一个月没见,想死你了。”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