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

我以为快乐不会长久 哪知竟一日比一起快乐><

覆水难收【十七】【照实/现实向+胡编乱造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十七】


陈秋实一出王青家的大门就小幅度的打了个战栗。深秋的晚风对他而言有些过凉了,他站在王青家门口原地蹦了几下,开始后悔为什么穿毛衣的时候没有顺手带一件外套再出门。


忽然一件还带着温度的大衣披在了陈秋实身上。那上面的香氛气息陈秋实在熟悉不过,他有点怔愣的转过头看向那个人:


“...你一直都在这里?”


蔡照没答话,只是沉默的握住陈秋实的手腕塞进自己大衣的袖筒里。他的衣服对陈秋实来说有些大了,长长的袖管覆盖住了陈秋实白皙的手背,让陈秋实看起来像一只可爱的小动物。


蔡照替他系好衣扣,翻出衣领,然后轻轻的、克制的后退了一小步:“早点回家休息吧。对了——衣服,实在不想要的话,回去才可以丢掉。至少,别因为讨厌我让自己感冒。”


他又轻轻的后退一步,隔着漆黑的镜片直直的看向陈秋实的眼睛:“晚安。再见。”


“等等等等!”蔡照转身没走几步,身后忽然传来陈秋实的声音。蔡照有点疑惑的回头,陈秋实一脸“卧槽我为什么要叫住他我的嘴你是不是要造反真是日了狗了”的表情,有点懊恼又尴尬的看着蔡照,纠结半天终于破罐子破摔一股脑说了出来:“我是想说你应该一直在这儿等还没吃饭吧正好天挺冷的我想去吃个炒年糕暖和暖和你要不要一起不来就算了爱来不——”


“好。”蔡照直截了当的打断陈秋实的碎碎念,咧开嘴冲陈秋实笑了一下,路边的街灯照亮了他唇角的酒窝,看起来好像是盛了一杯上好的佳酿:“谢谢你,秋实。”


陈秋实忽然有点后悔,但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自己作的死也只能自己默默承受。只好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随意的点了点头。


还不到深夜,小食摊却已经熙熙攘攘的占满了半边人行道,陈秋实饶有兴趣的在前面逛着,蔡照默默跟在他身后,看他如同一个孩子般兴致勃勃。


“哎蔡照儿!铁板大鱿鱼欸!”陈秋实忽然回过头来,如同发现了新大陆般惊喜的冲蔡照叫嚷。


蔡照被陈秋实的呼喊弄的一愣,张了张嘴刚想说点什么,却又被陈秋实打断了:“师父!给整两条呗!要变态辣!”


“小伙子我这儿的辣子可厉害着呢,我看要不你先来个一般级别的?”


“我说师父!你可不能以貌取人啊!我是长得弱了点但吃辣这方面我要是自称第二那绝对没人敢自称第一啊!您就放心大胆的放!啊!”


“行行行!你等等啊一会儿就好!”


蔡照含笑看着他,还是决定不要把想说的说出口。眼前的场景梦幻的像是在做梦,他实在不愿打破这场景,就算早晚会结束,他也希望这场梦能做的久一点、再久一点。


“蔡照儿你不吃么?”陈秋实举着大鱿鱼颠颠儿跑到蔡照身侧,一边狼吞虎咽着自己那根一边含糊不清的问着蔡照。


“吃。你别吃太多了,那么辣你胃受不了这种刺激。”蔡照小心的从陈秋实手指上方接过鱿鱼串还不忘叮嘱他——他没有触碰陈秋实的手指,他不敢。他怕自己再稍微接近一步,陈秋实就会立刻回过神来然后干脆利落的结束这一切。


陈秋实好像根本没注意到蔡照的动作,耸耸肩摆出一副“老子不care”的态度,然后又蹦蹦跳跳的往下一个摊子去了。


他一路上买了零零碎碎杂七杂八各种各样的食物,章鱼小丸子,辣炒年糕,烤冷面,鸡蛋糕,几串烤肉,一块大鸡排,还有一份酸辣粉,拿了满手,拿不了的通通塞给蔡照,但他却一口都没再动过。


“欸你不是说吃的吗,怎么还不吃?”陈秋实看蔡照还举着拿着食物站在原地的蔡照,走过去戳了戳他的腰。


“你为什么也不吃?”蔡照稍微低下头看向陈秋实。


“啊?我在王青家吃过饭了啊。我就是怕冷所以吃一点暖和暖和而已,这都是给你买的你不是还——”


“秋实。”蔡照忽然打断了陈秋实理所当然的回答。


“秋实。我们重新开始。我们重头再来一次好不好?我已经知道上次是我错了,那样的我已经不会再出现了,我不会再伤害到你,秋实,我——”


“不好。”陈秋实的眼睛一直看着蔡照,他的声音不大,却无比清晰,一如他五年前说“好”的时候那样平静,却不容动摇。


“不好,蔡照。”


“蔡照,你看,我们就像这些食物,只有刚出锅的时候才是最诱人的,等他冷却后,没有人会再去碰他,最后只能被扔进垃圾桶而已。就算是你想要再加热一下,味道也完全不行了,那种油腻的感觉只会让你觉得恶心而已。”


“我没后悔爱过你,蔡照。哪怕到今天,到现在这一刻,我还爱你。可是这跟你已经没关系了。爱是一个人的事,恋爱才是两个人的事。我还爱你,可是我不想要和你恋爱了。”


“我已经怕了,蔡照。真的,老祖宗不是说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怕我再被你抛下。蔡照,你自己也应该清楚吧,我留不住你。谁也留不住你。”


“我不是怪你,你天性如此,你改不了的。我们就算再在一起,也不过是同样的故事情节再来一遍,我不想再重温一次了,所以不如我们放过彼此。”


“那歌不是这么唱的么‘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我给不了你要的自由,给不了你广阔的天地,所以放手吧蔡照,别让我们都这么痛苦。”


“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一直都爱你。”


“可我留不住你。”


“对不起,蔡照。是我不够好,是我没有留下你的能力。”


“我留不住你,不如干脆放你走。爱情和自由,哪怕让你拥有一样也好。”


“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陈秋实的眼睛平静的像一片海,他轻轻替蔡照摘下了墨镜放入他的口袋,然后轻柔的拭去蔡照不知何时掉落的泪水。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拥住了蔡照,只是几秒钟,就轻轻放开。


“再见,蔡照。”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