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

我以为快乐不会长久 哪知竟一日比一起快乐><

覆水难收【十六】【照实/现实向+胡编乱造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十六】


“秋实,你在哪儿呢?”


接到蔡照电话的时候陈秋实睡得正香,他直接侧卧在床上把手机放在耳侧让它自己保持着平衡,又昏昏沉沉的想要继续睡过去。他几乎是完全没经过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啊...我在...在床上...”


“......”电话那头的蔡照好像是被此人直截了当不做任何解释的行为愣住了,居然接不出话来。


“你...你打电话给我...啥事啊...”看蔡照半天不吭声,陈秋实终于察觉到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样子,他使劲运转了一下完全不动的脑子,但还是一无所获,只好自暴自弃的把问题重新丢给蔡照,等他来给自己答案。


“上周你约我去挑衣服的,忘了?”蔡照的嗓音一如既往地平静性感,却让陈秋实瞬间瞪大了眼睛清醒过来。


陈秋实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般跑去客厅去看墙上的钟表,然后崩溃的骂出声来:“卧槽!”


接下来的几秒钟,陈秋实像是表演杂技一样急哄哄的冲回卧室用肩膀夹住手机一边奋力脱睡衣一边乱七八糟的跟蔡照道歉:


“蔡照儿蔡照儿对不起啊对不起,哎我昨儿打游戏太晚了嘿嘿...我和你说昨儿我那队伍里有个傻逼你知道么,整个队伍差点被他坑死!我就日了你他妈不会就别来玩啊!那么顶级的装备就这么让给别人了卧槽把我给气的...等等不是,我就是,我不是故意放你鸽子的啊我昨晚上实在太生气了跟那个傻逼吵来着,吵着吵着天就快亮了...不是你等我一会儿啊!你别走啊!我马上!五分钟!五分钟我就过去!”


蔡照好像轻轻笑了笑,他的声音像是山谷里的溪流浸住了陈秋实,一点点掐灭了陈秋实不安的情绪,让他慢慢镇静了下来:“你慌什么呀,慢慢来,你不来之前我不会走的,别怕。”


陈秋实挂了电话,赤着脚去卫生间洗漱,走到镜子前看到镜子的自己才发现自己的脸居然有些泛红,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的乱七八糟皱皱巴巴的上衣,终于伸手捂住眼睛,然后无声的笑了出来。


和蔡照在一起快要一个月,他们之间好像没什么变化,照旧一起出去压马路,撸串,一起去偏僻的地方晃荡。他依然把蔡照当成自己的人形抱枕,随便躺随便倚,听到柴鸡蛋说“秋实你在照照那儿怎么就跟没骨头似的。”的时候和以前一样得意又大大方方的冲他们笑。


可是陈秋实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当他因为睡眠不足头疼的要命想躺在蔡照腿上补个觉的时候,蔡照会轻轻的梳理他的头发按摩他的头皮让他觉得好受一点;没有按时吃饭胃疼的老毛病犯了的时候,蔡照总会及时拎着那家食材新鲜口味清淡的店的外卖回来,按着他的脖子逼他吃个干干净净;或者是,深夜里他和蔡照约宵夜后,当他们走过空旷无人的巷道,蔡照会低下头轻轻的吻他。


没错啊,是在恋爱,他和蔡照。


陈秋实忽然觉得不太好,他的脸好像烧的更厉害了。


等陈秋实气喘吁吁的跑到和蔡照见面的地点已经是半个钟头之后的事情了,他远远的看到蔡照带着墨镜神态闲适的坐在长椅上,两条腿自然的伸长,带着耳机不知道正在听着什么。陈秋实悄悄走过去轻轻坐在蔡照身边,摘下他一只耳机插到自己的耳朵里:


“听什么呢?”


蔡照才发现陈秋实已经到了,他扭过头来对陈秋实笑,阳光从陈秋实脑后撒在蔡照的脸上,让他看起来英俊又温暖。


耳机里传来的,是陈秋实自己的嗓音。


陈秋实有点小惊讶的抬起眼睫看向蔡照。


“等你的时候,就开始想你。所以听着你的声音等你,然后在心里回着你的话。”


风从陈秋实身侧刮起,带来一阵阵花的香气和泥土湿润清新的味道。原来不知不觉间,已是盛夏。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