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

我以为快乐不会长久 哪知竟一日比一起快乐><

覆水难收【十四】【照实/现实向+胡编乱造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十四】


陈秋实觉得最近的蔡照很奇怪。


约他出去玩儿的时候蔡照总是用要去拍片之类的各种理由推辞;拍戏累得要死想像往常一样枕着蔡照的大腿睡一觉时,蔡照总是用手托住他的脑袋开玩笑似的说大热天的别老拿你那头毛贴我腿上,妈的我腿都湿了;深更半夜想敲他房门再跟他厮杀一回时蔡照也总是说自己累了让他也早点回去休息。


可是蔡照还是会在王青要揍他的时候把他藏在身后,还是会在他和冯建宇要抽手腕的游戏时替他被抽,也还是会在他拍戏的时候替他去买好西瓜汁。


蔡照一如既往的对他好,一如既往地偏袒他、保护他,可陈秋实却总隐隐的感到不痛快。


蔡照几乎是在以一个谁都没有察觉到的缓慢速度开始疏远他,一点一点的把他推去别的方向。


怎么回事儿啊。


陈秋实晃着两条腿儿托着腮皱着眉头想着,他打算今天结束后去好好和蔡照聊聊。


“欸秋实!快过来!到你们了!”仙仙远远的冲陈秋实喊了一声。陈秋实冲仙妈挥了挥手以示自己听到了,然后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慢吞吞的向摄影棚走去。


进了摄影棚那一瞬间,陈秋实几乎是想要转身就走——他也确实付诸于行动了——却被仙妈一把拽住了胳臂。


“你跑什么呀跑?”仙妈看着陈秋实开始泛红的脸蛋,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陈秋实伸手哆哆嗦嗦的指着摄影棚里正抱着亲的难舍难分的两个人,老半天终于吐出四个字:“白日宣淫!”


“噗。”仙妈一个没忍住,差点直接甩出一串的哈哈哈。可是陈秋实的成语天赋像是被忽然挖掘了,随着他脸越涨越红,各种成语像是豌豆炮一样一个个的嘣了出来:

“奸夫淫妇!”

“厚颜无耻!”

“光天化日!”

“朗朗乾坤!”

“丧尽天良!”

“......”

“这太羞耻了小生实在是承受不来嘤嘤嘤。”


仙妈憋笑憋到双肩不停的颤抖,终于还是咳嗽了两声忍住了笑意,严肃的拍了拍陈秋实的肩膀:“莫方哈尼。待会儿你和蔡照,对就你俩,要和这对做一样的动作哟。(*/ω\*)”


陈秋实转过脸来一脸“你他妈在逗我你再说一遍”的表情。


仙仙也学着他把小脸绷的紧紧的,一脸沉重的冲陈秋实点了点头。


陈秋实愣了三秒钟,忽然甩开仙仙的手转身就跑。


“回来!你想上哪儿?”仙仙眼疾手快,死死的拖住陈秋实的腰挂在他身上。陈秋实如同一只入了天网的鸟,伸直了脖子用力挣扎道:“你放开我...欸我肚子疼真的!我先去个厕所!快点!欸我要是就地拉出来你负责啊!”


“拉!陈秋实你要是个汉子现在就在这儿给我拉出来!尽管拉!我给你擦屁股!胆子不小还敢在我眼皮子底下跑!反了天了你!不就是亲个嘴么?你看人大宇和王青剧里都亲了多少次了你俩连个手都没拉!像话么你俩?”


“欸都说了我们不一样!我们是走纯爱路线的!学生的感觉你懂不懂?纯爱!学生!”陈秋实顶着一张大红脸奋力辩解。


仙仙不为所动,冷笑一声:“学生?他妈学生都比你俩进程快!我家隔壁那对高中情侣嘴都不知道亲了多少次了!你俩这样撑死算小学生的恋爱!小学生谈恋爱还每天拉着小手回家呢!我跟你说,今儿你亲也得亲,不亲我按着你你也得给我亲喽!大不了让后期把我给P了!老娘不在乎!”


“......”陈秋实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逃走的可能性了,崩溃的卸掉了一身顽抗的力气,哭丧着一张脸被仙仙拉去上妆了。


“欸陈秋实!你别抖行不行!你这眼线花了四次了你还行不行了?不就亲个嘴吗你至不至于啊!”仙妈暴躁的扔了自己手里的眼线笔。陈秋实小内八的坐在凳子上低着头不吭声,两只手揪着自己的衣角不停的蹂躏着。


“我看看...仙妈这样就行了,不用非得画眼线,秋实这样就挺好的,反正过会儿我捧着他的脸也没人看得见他画没画。”蔡照正好走进化妆间,低头瞟了一眼紧张又无措的陈秋实,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仙妈,我和秋实单独待会儿,你别管了他没事的。”


仙仙点点头离开了化妆间,顺便贴心的替他们两个关好了房间的门。


蔡照走过去坐在陈秋实旁边,握住了陈秋实不停的揉搓着衣角的手:“紧张了?”


“...我没跟男的亲过嘴儿...怎么办啊蔡照儿...”陈秋实的声音里带了点不安的哭腔,他看起来慌乱极了,像是即将要被打开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可他不确定那后面有什么,也不敢去猜测,所以只是一味的不愿意去开启这扇大门,更不愿别人强硬的把他推开。


蔡照握紧了陈秋实的手:“我也没和男人亲过嘴儿呢...没事的,没事的秋实,因为是我啊。是我,所以不会有问题,就交给我就行。交给我,好不好?”


陈秋实低着头不说话。


蔡照耐着性子一下下的摩挲着陈秋实的手背,慢慢的安抚着他:“交给我,交给我好不好秋实?秋实乖,交给我...”


“...好。”陈秋实沉默良久,终于清声的吐出一个字来。


蔡照望着陈秋实,陈秋实低着头始终不肯抬头看一眼蔡照。也不是不肯,他只是不清楚该怎么和蔡照解释,他不确定蔡照会不会明白他的无措,他不是抵触蔡照,他只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被改变,但他不知道是什么,也无法做出相应的对策。


蔡照觉得自己的心有一点点钝痛,不是那种能取人性命的疼痛,而是一种好像有重量的疼痛一下又一下缓慢的敲击在他的心脏上,带着回响,瞬间就把他的心塞的满满当当。他垂下眼睫,轻轻的抱住了陈秋实。


拍摄的时间很快就到了,蔡照拉着陈秋实走出了化妆间。反光伞被支起,一时间摄影棚里灯火通明。陈秋实皱了皱眉头,伸手扯住了蔡照的袖口。蔡照轻轻挣脱出陈秋实的牵制,然后拉过他的手,让自己的五根手指一根根顺着陈秋实的指缝嵌进去,与他十指相扣。然后扭头冲导演扬声到:“麻烦给点轻音乐吧,我们找找感觉。”


导演点点头,从电脑里切出一首钢琴曲。


陈秋实跟着音乐做了几个深呼吸,刚觉得稍微好些了,就被蔡照用另一只手托住了脸庞:


“看着我。秋实。”


陈秋实顺从的抬起眼睫望着蔡照。不是没和蔡照近距离接触过,可是这一次,好像有哪里不一样。蔡照没有脱下墨镜,可陈秋实分明能通过那漆黑的镜片望入蔡照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好像藏着很多东西,陈秋实不敢一一深究,可是他能轻易的感觉到,这双眼里那不断涌起的柔情,正如海浪一般温柔却不容抗拒的向他扑来。


这是演戏吗?陈秋实有点不敢相信,却又不敢不相信。


“在想什么?秋实?”蔡照的手在他脸上轻轻摩挲了几下。顺手捏了捏他的耳垂。陈秋实眨眨眼睛以示清白,甚至撒娇一般用脸颊蹭了蹭蔡照的手心。


蔡照笑了,还有些稍稍的笑出声来。他本就嗓音低沉,如今在这般接近陈秋实的时候浅笑,性感撩人到了极致。


陈秋实觉得有点痒,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痒,只是下意识的想伸出手来挠一挠,却又被蔡照按住了手腕:


“嘘...秋实。闭上眼睛。”


陈秋实直视着蔡照的双眼,眼睫毛忽闪忽闪的颤动了几下,然后晃晃悠悠的合了下来。


眼前一片漆黑,他不知道蔡照会做什么,会在什么时候、怎样吻他,他只能像蔡照说的那样去相信蔡照。


蔡照的气息渐渐的近了,他呼出的湿润气体直直的扑到陈秋实的脸颊上,陈秋实下意识的想躲,却被蔡照一把扣住了后脑勺。下一刻,两瓣温热柔软的东西轻轻的贴上陈秋实的嘴唇。


他没有涂润唇膏。


陈秋实感受着自己唇上干燥且有点刺刺的触感,下意识的这样想着。看来过几天要去给他挑一只好用的了。


蔡照的舌头从他口中探出,轻轻的搭上陈秋实的门牙,他好像并没有要撬开陈秋实牙关长驱直入的念头,只是轻轻舔了舔陈秋实的门牙,然后绕着陈秋实的唇瓣打圈。


蔡照的舌头湿滑灵巧,陈秋实感觉好像有只小虫子在他的唇瓣上不断的略过,他有点不受控制的想要张开嘴,却被蔡照忽然咬住了嘴唇。


“唔...”唇上传来的轻微疼痛感一下子唤醒了陈秋实,他对自己刚刚的想法感到震惊,又觉得无比羞耻。


蔡照松开了自己咬住陈秋实唇瓣的牙齿,然后慢慢的离开了陈秋实的嘴唇。


“卡!很好!画面感很足!蔡照你不愧是搞摄影的啊很会抓感觉嘛!过会儿我们......”


导演在不远处的赞赏和夸奖陈秋实已经听不清了。他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会这样?刚刚...为什么会想要张开嘴巴?我想和蔡照真正的...接吻?蔡照是不是发现了?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解释?我...


“秋实。”蔡照忽然开口打断了陈秋实满脑子的胡思乱想,陈秋实忽的抬头,直直的撞上蔡照紧盯着他的眼神。


完蛋了。陈秋实有点绝望的闭上眼睛。


“秋实。”


“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喜欢你。秋实。”


“我想吻你,真的和你接吻。”


“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秋实。”


“陈秋实。和我在一起吧。”


陈秋实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蔡照。周遭杂音很多,蔡照的声音有那么轻,可陈秋实却听的字字分明。


他说喜欢。他说想要接吻。他说,和我在一起。


“好。”陈秋实的声音轻的几乎不可闻。就如同半个小时以前蔡照要他相信他时他的回答那般,声音细微,却又坚定。


“哗——”陈秋实忽然间觉得,自己之前不敢触碰也不敢让他人触碰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