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

我以为快乐不会长久 哪知竟一日比一起快乐><

覆水难收【十三】【照实/现实向+胡编乱造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十三】


 车里的空气仿佛被注入了凝胶,变得粘稠而凝重。


王青在驾驶座上透过后视镜瞟了一眼后排沉默坐着的两个人,有点烦躁的咋了下嘴。直接从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上深吸一口,然后慢慢的吐出了烟圈,这才觉得稍微舒服了一点。


陈秋实觉得有点呛,他刚轻轻的皱了下眉头,蔡照就把自己那边的车窗玻璃往下放了一点。


陈秋实低着头没有说话。


他知道蔡照正在看着他,但他没法抬起头来大大方方的与蔡照对视,没法对蔡照说一声谢谢,他甚至现在就想跳下车子飞奔回家里把自己埋进被子里面再也不出来。


陈秋实是个胆小鬼。


陈秋实这么在心里默念着,忽然觉得从胃部传来一阵一阵的刺痛。


见鬼了。刚刚还好好的。陈秋实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肌肉忽然的绷紧,他不敢用手按住腹部,不敢拧起眉头,甚至不敢抿一下自己的嘴唇,他只能假装若无其事的把头偏到一边,仿佛被窗外的什么景色所吸引。他怕被蔡照察觉到什么端倪。


蔡照太敏锐,他能从自己任何一个动作里察觉到自己的想法,如果五年前这会让陈秋实觉得羞怯和快乐,五年后只会让陈秋实觉得压抑到无法呼吸。


让他发现就输了。陈秋实用蔡照看不到的手偷偷攥紧了自己的衣角。他看见车窗玻璃上自己和蔡照模糊的映像,忽然嘴巴一瘪,好像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在车上的时间没有陈秋实想象的漫长,半个小时不到,王青已经把车子稳稳的停在了他家楼下的停车场里。


陈秋实快速的打开车门跳下车,闻着干净新鲜的空气,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他小幅度的伸了一个懒腰,忽然发现胃痛奇迹般的消减些许,大概是蔡照穷追不舍的目光给了他太大的压力,如同一张躲不掉的网,让他无措而慌张。


“你这是去哪里蹭的?一胳膊的白灰。”王青忽然从陈秋实背后伸出头来,一边一脸嫌弃的望着陈秋实,一边无可奈何的抓住陈秋实的胳膊,轻轻的拍打。


“王青你这么贤惠要不要我娶你啊?你同时伺候我和大宇两个人得了。”陈秋实一万年也改不了对着王青嘴贱的毛病,用另一只手捏了个兰花指撩骚的戳了戳王青的胸口。


旁边忽然闪出了一只手。


“啪!”


陈秋实愣愣的看着蔡照,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被蔡照拍掉的手。蔡照用的力气不小,陈秋实手背瞬间泛红,他本就天生白净,这样一抹艳色衬在皮肤上,显得异常突兀。


陈秋实气极反笑,他毫不在意的甩了甩那只被蔡照拍的有点发麻的手,然后以一个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速度,狠狠地扇了蔡照一个耳光。


“你他妈现在是条疯狗吗。逮着谁都要咬一口?”


蔡照的脸颊上迅速泛起五个手指印,他的墨镜也被打的偏去一边,在他的鼻梁上晃了几下才堪堪稳住。


蔡照直接把墨镜摘了下来,直直的望着陈秋实。陈秋实这才发现蔡照的眼睛里布满了暗红的血丝,他的两只眼睛仿佛镀了一层水膜,好像只要眨一下眼睛,就会有温热的液体滚落下来。


陈秋实忽然之间感觉到,他的胃痛又加重了。他不想再直视着蔡照的双眼,刚低下头,蔡照低沉的嗓音就响了起来。


“我早就是条疯狗了。”


“四年前我就疯了。”


“陈秋实,你干嘛不抬起头来看着我?你不敢吗?”


“你不要我了陈秋实。”


“你不要我了。”


【TBC】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