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

我以为快乐不会长久 哪知竟一日比一起快乐><

覆水难收【十一】【照实/现实向+胡编乱造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十一】


晚上八点半,陈秋实一个人一边在家里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自己参加录制的那期相亲节目,一边和夏羽鹤在微信上简单的搭了几句话。夏羽鹤把正不断攀升的节目收视率图表发给他,调侃他节目组的电话已经被想和他约会的女人们打爆了。陈秋实稍稍笑了笑,发过去一个脸红红的表情,客气的说了声谢谢。


手机的来电铃声忽然轰炸起来。


陈秋实早在五年前就换了新号码,五年中他一直如同没有双脚的候鸟一般不断迁徙,仿佛一旦停留下来便会迎来无法逃避的死亡。他没有交朋友,没有给自己任何能和他人交换号码的机会,他只是不停的奔波,不停的奔波。


因此眼下会给他打电话的,只有不久前才遇见过的王青一人了。


陈秋实犹豫一小会儿,还是按下了接通键。


“陈秋实!!!!你丫能耐了啊!你当时说让我别告诉大宇和蔡照你回来,结果你丫居然大大咧咧的跑去参加相亲节目!!!你他妈耍我呢!!!”电话那头的王青咆哮着,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怒火,仿佛要顺着电话线爬到陈秋实这边狠狠地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晃来晃去直到他低头认错不可。


陈秋实皱了皱眉头把手机拿的离自己远了一点,唇角却忍不住上扬。


真好。有朋友真好。就算是王青被自己气成那样,可还是会打电话过来问询。陈秋实不是傻子,王青怒气冲冲的声音底铺满的担忧和关怀他能听懂。他觉得自己的眼眶又热了起来。


操。陈秋实你他妈是娘们儿吗。


陈秋实在心里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声,重新把电话拿回自己的耳边:“你那天不是让我赶紧滚吗,我一个伤心就忘了和你说这事儿了。你以为谁都跟你和大宇似的,我妈还指望着我抱孙子呢。”


“少他妈跟我贫,又不是前两天那个文静忧郁的你了。赶紧滚过来一块搓一顿。也不知道大宇咋知道你和我遇上了,这两天一直跟我摆脸子不让我回屋睡怪我不告诉他,你赶紧过来让他瞅你一眼也好叫他放心。”


“哎哟我这两天儿没法出门啊,一出门就有小姑娘堵我,真不能出去吃,要不改天约?”


“就你他妈些臭毛病!你在家等着我过去接你,今儿不出去吃,就在家里简单搓一顿得了。正好这两天冷了,吃个火锅驱驱寒也挺好。”


“哎好嘞!那你快点儿啊!”陈秋实蹦哒着回了卧室,随便套了个棉质衬衣,想了想还是去了阳台试了下温度。刚一打开阳台门就被一股脑扑向他的秋风激得打了个冷战。


卧槽这个不行。陈秋实赶紧窜回屋里关上了房门,双手包住自己的胳膊用力搓了两下,又打开了衣柜,抿了抿嘴唇还是拿出了一件深红色刺绣毛衣。


五年前他穿着这件衣服和那个人一起做了节目,五年后他还留着衣服,那人却早已走远。


竟他妈想着没用的。陈秋实使劲儿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几下就把毛衣穿好。


虽然五年过去,可他也早就过了发育期,好好的停在181厘米不再变化,只是这些年受了不少苦,他连脸颊的婴儿肥都已经褪去,身体更是又削瘦了一圈。陈秋实低头望着套在身上稍显空落的毛衣,抬头冲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个有点无奈的苦笑。


他麻利的换好衣服理了理头发,拿着钥匙走出了家门。


楼道里的声控灯好像是坏了,陈秋实掏出了手机,一边摸索着下楼,一边打电话给王青:“我在我们楼下那个停车场等你,你直接开到那儿就——!!!!”


黑暗的楼道里忽然冲出来一个人,一把抱住他,有力的双手紧紧的把他锁在了怀里。


太快了,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陈秋实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呆了,他差点失声尖叫出来。可抱住他的这个人把自己颤抖的身体和强烈的心跳通过紧贴的方式毫无遮掩的传递过来,硬生生的把陈秋实的尖叫声堵在了喉咙里。


陈秋实一动不动的任由那个人抱住,直到他感觉到自己的裸露在外的脖颈上被溅上几滴温热的液体,才终于回过神来,在那人怀里稍微扭了扭自己的身体把自己的胳膊抽了出来,然后犹豫着,慢慢的抱住了那人的脊背:


“不要哭。蔡照。不要哭。”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