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

我以为快乐不会长久 哪知竟一日比一起快乐><

覆水难收【八】【照实/现实向+胡编乱造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八】


深夜十点半,蔡照的房间里黑漆漆的。


“蔡——卧槽你他妈吓唬谁呢?!!”陈秋实刚被王青从隔壁的大床房赶出来,已经习惯夜猫子生活的他正打算先找蔡照聊聊天儿或者来盘三国杀之类的,结果硬生生被在卧室里带着墨镜玩手机的蔡照吓了一跳。


“谁被吓着了就是吓唬谁。”蔡照歪过头来冲陈秋实咧牙一笑,手机的屏幕灯打在他的牙齿和侧脸上,看上去有点阴森森的诡异感。


陈秋实猛的打了个机灵,撇过头低声骂了一句,几步扑倒蔡照的床边跳起来躺下,顺手摘了蔡照的墨镜:“我觉得你丫好像是有病欸,黑灯瞎火的带着墨镜玩手机你也能看得见!”


“哎哎哎,不是你说的吗这可是我的本体,轻易动不得啊祖宗...”


蔡照试图为他的墨镜做最后的挣扎,却被陈秋实大力的镇压住了。


陈秋实把蔡照的墨镜驾到自己的鼻梁上,理所当然的回复道:“我当初说的是‘这是我们蔡照儿的本体,别人轻易动不得’我能算别人么?我现在可是你女朋友啊兄台!你说说你作为我的攻连这点觉悟也没有,像话么?你觉得像话么?”


蔡照愣住了,默默的摇了摇头:妈妈他说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无法反驳_(:_」∠)_


陈小话唠不依不饶:“知道错了么?”


蔡照默默的点点头。


陈小话唠终于得意了:“知道错了就去那儿,去,对就那个墙角,蹲下揪着耳朵唱首征服先。”


蔡照:“......”也许当初进这个剧组是我瞎了眼_(:_」∠)_


从蔡照房门口经过去厨房接水的王青终于看不下去了:“蔡照你就惯着他吧,你看你都把他惯成什么样了。我跟你说就陈秋实这种小破孩,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跟他那些废话干嘛!你揍他啊!!”


陈秋实从蔡照的床上一跃而起要和王青决一死战:“卧槽王青!谁他妈都有资格说!就你丫不行!前两天要不是你纵容着冯建宇,那混球绝对不敢坑他师父!我那天就是被他给灌醉了在酒吧跳钢管舞!你知道底下的小姑娘看我都是什么眼神儿吗!!你说老子要是红了怎么办!!这视频要是传网上了老子还用做人吗!!还用吗!!!”


蔡照从背后一把拉住陈秋实的衣领,制住了他张牙舞爪的双手,没带墨镜的双眼似乎有点不适应客厅的灯光稍微眯了起来:“王青你不用管了早点回去歇着吧,秋实搞不出什么幺蛾子来的,有我制着他呢。”说完就把陈秋实拎进了房间,一把关上了房门。


王青在蔡照紧闭的房门前站了一小会儿,忽然低头笑了出来。


蔡照对自己说的话不就是“我宠的你发什么话,出什么事有我担着,我就愿意宠着他怎么了。”的意思吗。


蔡照啊蔡照,这还是你说出来的话吗。


蔡照的房间里,陈秋实把自己缩成一团坐在椅子上,怯怯的望着蔡照。


蔡照打开了房间的灯,把陈秋实鼻梁上的眼镜取下来重新戴到自己脸上。他坐在床沿上,双手的胳膊肘撑着膝盖,上身前倾望着陈秋实。


“说吧,什么时候的事儿?”


“啊?”陈秋实有点迷茫的望向蔡照,他不知道蔡照怎么回事,只是蔡照关上房门那瞬间释放的低气压让他敏锐的察觉到蔡照生气了。于是条件反射般的瞬间怂了。


“你们什么时候去喝的酒?”


“就,就前两天儿...你那天不是有顾客约片吗?所以我们仨就一起去了...”


“你自己酒量几斤几两不知道去跟他们拼酒?”


蔡照取下墨镜,用右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陈秋实丝毫没有继承北方爷们的好酒量,他就是一杯倒的体质。尤其是他的胃病已经很久,几乎是无法根除,只要喝的多一点就会难受的天昏地暗。蔡照只要一想到他第二天早晨头痛欲裂病殃殃的样子,怒气就又会止不住的窜起来。


气这人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更气自己的心疼。


蔡照,他不是你什么人。你为什么要心疼。该心疼的轮不到你,也永远不该是你。


蔡照这么想着,眉头拧的更紧。


一双手揪住了蔡照的衣摆。


“我今后不会这样了...你别生气...我本来没想多喝的!是大宇激我!真的...今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发誓!”蔡照看向陈秋实,正对上他那双明亮的眸子。


那双手攥着蔡照的衣角,也好像攥住了蔡照的心。


蔡照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他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但还是定死了规矩:“今后去喝酒必须要我和你一起,听明白了吗。”


“好!”陈秋实冲蔡照咧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终于松口气般的拍拍胸口“哎蔡照!你刚刚吓死我了!你生气太吓人了你知道不?你今后不能生我气知道吗...”


蔡照静静的看着陈秋实在自己眼前恢复了活泼生动的样子,听他轻声的抱怨和又忽然明亮起来的嗓音,忽然内心涌起一股堵的难受的情绪。


今后?等这部剧结束之后,我还能这样生你气,强硬的要求陪你去酒吧吗?我还有再见到你的机会吗?我还能做你身处困境时想到的第一个人吗?


陈秋实,等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我们还是现在的我们吗?


蔡照重新戴回了墨镜,掩盖住了他最后一点掩饰不住的异样情绪。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