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UKA

我以为快乐不会长久 哪知竟一日比一起快乐><

覆水难收【三】【照实/现实向+胡编乱造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首发贴吧想和我唠嗑的请去照实吧找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三】


陈秋实回到家时已经快是黄昏,他烦躁的扯下自己的领带,脱掉了自己的西装外套,闷头倒在了床上。


他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回北京了,他明明知道那人生性自由整日天南海北,只有待在北京才是最安全的,但他居然依然按耐不住那颗躁动的心。可笑这些年他东奔西走,心里忐忑不安又暗暗期待,居然一次都没有和那人碰上。


大概真的已经缘分到头了。



二十六岁,也应该尝试着和别的姑娘交往一下了。陈秋实抬起右手遮住双眼,唇边溢出一声苦笑。


他想起下午去相亲节目登记报名的时候,那个年纪轻轻的经理眼里的难以置信和说不明白的难过。他并不是很能明白那女孩心里复杂的情绪,但他也隐隐约约可以猜测出来,大概也是当年喜欢过他们的女孩吧。


他们。他和那个人。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居然连那个人的名字都没法落落大方的念出来,哪怕偶尔有意识的在心里想呈现出那两个字,但那两个字却总是如同被拷上了道道枷锁后,外面还贴了一个牢不可摧的黄符一般,始终没法安安静静的浮出水面。


完了。


从第一次下意识的想默念一下那人的名字却连想都没法想起的时候陈秋实就这么告诉自己,完了,他彻底完了。


要是他能平平静静的就这么把那人的姓名挂在心头,哪怕时刻都会想起,撕裂心扉的痛那么一痛也就罢了,因为伤口总有愈合的一天,痛苦一阵子后等那疮口结了痂,再等血痂脱落了,也不过就是条浅浅伤疤。可如今连那人的名字都成了一个封印,他的身体和灵魂都拒绝收听关于那人的任何事物消息,都任凭那创伤严严实实的捂着,不肯接受任何治疗,哪怕腐烂散发恶臭,也拒绝将那人的一切大大方方的晾出来。


也许他会彻底无药可救,也许他会背负着他所了解的那人的所有沉重的过完这一生。无数次午夜梦回陈秋实大汗淋漓的醒来,脑子里都会冒出这样的念头,这样的想法激的他觉得彷徨无措又想要大哭一场。他想上辈子不知道是该了那人什么,到底是杀了他老母还是淫了他妻儿,弄得他此生光搭上一个烂漫的青葱岁月还不够,未来的漫长路程都要赔尽。青葱岁月折尽他不后悔,毕竟那段路是他和那人携手走过,可今后的人生还有那么久,他已经失去了那个人,怎么才能一个人度过那样漫长而寂寞的日子。


陈秋实这么躺在床上胡乱的想着,终于没敌过浓重困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蔡照。


在进入梦乡的前一秒,陈秋实好像听到自己这样轻轻的念出声来。


评论

热度(6)